朗斯家居IPO负债率69%向伟昌直面4亿应收款难局

  如果说2015年是“互联网家装爆发年”,那么2021年盛夏则迎来了家居行业集中冲击IPO的热潮。

  据楼市资本论不完全统计,从6月开始,有9家家居企业陆续在一个月时间内递交招股说明书,朗斯家居正是其中之一。

  7月初,中山朗斯家居股份有限公司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,拟募集资金约5.13亿元。其中,分别用于中山朗斯生产基地智能化升级技术改造项目,江苏朗斯邳州研发中心建设项目、补充流动资金项目。

 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,主要从事淋浴房、浴室柜等定制卫浴产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等朗斯家居,目前与保利集团等知名房企的大宗业务是公司重要收入来源,如今房企们压力不小,朗斯家居的 IPO 之旅也显得有些崎岖,其高企的营收款4.2亿及远高行业的69%负债率;特别是旗下公司还被诈骗近400万元,着实暴露出不少企业内部管理问题,即便创始人向伟昌熟读兵法,也要直面难局。

  朗斯家居也是由向伟昌、赵蓉夫妇共同创业的公司,二人正借由公司94.84%股权上演一出A股“夫妻二人转”。再加上股东向军昌、向斌昌与向伟昌为兄弟关系,整个向伟昌家族持股接近99%。

  楼市资本论了解到,四川人向伟昌,与陕西人赵蓉相识于90年代,彼时二人都是北京建材经贸大厦的建材销售。

  在做档口销售前,向伟昌在北京闯荡的几年干了不少苦活、累活,一度在工地上当小工,拉板车、和水泥。

  尽管二人文化水平不高,却颇有眼光,很快锁定了当时的稀罕物件淋浴房,并决定在1999年创业干淋浴房代理。

  向氏夫妇当时的积蓄不过3万元,为了拿下18.55平米的摊位,向伟昌花了2000多元请“二房东”到万龙洲吃龙虾。因为善于经营,2、3年间,向氏族夫妇就攒下了几十万元的第一桶金。

  不甘平凡的二人没有小富即安,而是决定以连锁店形式扩大发展;2002年圣诞节,朗斯品牌诞生,成为了如今朗斯家居的前身。

  在朗斯家居全国化的进程中,向伟昌的第二个贵人——居然之家总裁汪林朋浮出水面。在居然之家的全国连锁卖场中,朗斯跟进连锁了300余家,甚至向伟昌也经常在居然之家分店开业仪式上,以企业代表的身份发言讲话。

  向伟昌是个标准的军事迷,位于北京西四环大成时代大厦的办公室中,摆了许多中国军事装备模型,包括全仿真的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模型、“中华神盾”052D型驱逐舰模型、神舟六号飞船模型等……还放了大量关于历史、政治、经济的书籍。

  但在楼市资本论看来,就像熟读兵法的赵括依然在长平之战尝败局;向伟昌和朗斯家居若想赢得这场IPO战役,绝非纸上谈兵就可以做到。

  比如对家族企业而言,不能建立起健全的机制和客观事实来管理人,而是凭借实控人主观臆断,很容易出现管理漏洞。

  尤其在 ESG 概念逐步引入二级市场的当下,S 所代表的公司治理方面的问题也会逐步被投资者纳入考察范围。相对来说,“家庭式 ”呈现出的管理模式在投资者端认可度并不高。

  当整个向氏家族以近99%的持股,对公司的经营决策、财务决策、人事任免等方面具有重要影响时,朗斯家居在这样家族式的管理方法下,也存在严重漏洞。

  据悉,2020年,朗斯家居全资子公司朗斯伟业、朗诚商贸接连遭到电信诈骗,诈骗团伙虚构事实以合作为理由,骗取朗斯伟业、朗诚商贸资金共计 399.8 万元。

  近400万的诈骗款,几乎“掏空”了其子公司的利润。财报显示,2020年朗斯伟业、朗诚商贸营收分别约为4169万元、499万元;净利润分别为-377万元、-166万元。而这笔诈骗损失,亦相当于朗斯家居去年净利润的5.7%。目前,该起诈骗案已获公安受理,处于侦查阶段。

  对此,有业内人士指出,对于企业来说,因为支付款流程很复杂,电信诈骗成功率不高;而朗斯家居电信诈骗事件的发生,从侧面反映出朗斯家居的内部财务管理比较混乱,公司应自省其财务管理流程规范,建立健全财务风控制度。

  楼市资本论认为,对于想要在二级市场获得投资人信任的朗斯家居来说,后续如何通过更加有效的内部管理来避免这一类 “低级”错误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  以黑猫投诉为例,目前搜索“朗斯卫浴”,仍能看到不少的投诉内容;在微博也不乏消费者,购买朗斯淋浴房出现玻璃碎裂掉落的情况。

  楼市资本论认为,除了提升盈利能力外,如何真正做好品牌,获得消费者的认可,显然需要朗斯家居管理团队付出更多努力。

 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,除了内部管理混乱外,依赖大宗业务的销售模式也让朗斯家居在财务上,出现了利润率持续下降、应收账规模较大和负债率过高三大隐患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8年-2020年,朗斯家居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.17%、35.49%和33.25%,连续三年出现下降。

  除了经销和直营,大宗业务是公司收入主要来源,2020年对主营业务贡献收入占比高达69.34%,接近7成。

  相较于直营和经销,大宗业务的较高占比虽然可以有效扩大市场份额,但是对利润的压缩较为明显,以致朗斯家居呈现增收不增利的不良趋势。

  要知道,家居行业本就与房地产行业的景气度相关,而对于以大宗业务作为主营业务的朗斯家居来说,更是受地产行业波动较大。

  楼市资本论了解到,在大宗业务上,朗斯家居与万科、保利、融创中国、时代中国、龙光等知名地产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。但由于地产企业具有高负债特征且付款周期较长,因此公司的应收账款等项目金额较大。

  以2020年为例,公司应收账款、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合计账面价值就高达4.2亿元,占流动资产比例为约50%。

  对此,就应收账款较大规模带来的风险,朗斯家居直接坦言:“若相关账款未及时收回,公司或将面临资金周转困难或承担较高融资成本,对其经营业绩将产生不利影响。”

  另一方面,尽管大宗业务使得朗斯家居规模快速扩张、产能持续提升,光是2018-2019年,就斥资超2000万元成立子公司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8-2020年,朗斯家居负债率分别为65.48%、70.69%和69.88%,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对此,朗斯家居表示,公司目前融资渠道单一,主要依靠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债务融资。鉴于公司未来仍将继续扩张且资金需求量增加,若未能获取足够资金,其将面临短债较高的风险。

  在楼市资本论看来,尽管朗斯家居尝试以IPO股权募资的方式,加速业务扩张,但其上市之路是否顺畅,有待时间观察。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